圆觉经在线网
标题

卷十二 十二之一〔小雅〕

来源:圆觉经在线网作者:时间:2022-11-25 06:18:02
卷十二 十二之一〔小雅〕◎节南山之什 诂训传 第十九  〔陆曰:从此至《何草不黄》,凡四十四篇,前儒申毛,皆以为幽王之变小雅。郑
卷十二 十二之一〔小雅〕 ◎节南山之什 诂训传 第十九

  〔陆曰:从此至《何草不黄》,凡四十四篇,前儒申毛,皆以为幽王之变小雅。郑以《十月之交》以下四篇,是厉王之变小雅。汉兴之初,师移其篇次,毛为《诂训》,因改其第焉。〕

  《节南山》,家父刺幽王也。〔笺:家父,字,周大夫也。〇节,在切反,又如字,又音截,下及注同,高峻貌。《韩诗》云:“视也。”父音甫。注及下同。〕

  【疏】“《节南山》十章,上六章章八句,下四章章四句”至“幽王”。〇正义曰:家父吉甫,诗辞自有名字。其馀有名者,他《书传》记有之。《左传》引 《桑柔》,谓之周芮良夫之诗,是也,故叙得据之。而言其不言者,皆不知也。或云大夫者,止知是大夫所作,不得姓名,故不言也。颂及风、颂正经,唯《公刘》 等三篇言召康公以外,皆不言作者姓名。《外传》谓《棠棣》为周文公之诗,《思文》为周文公之颂,则二篇周公作也。《外传》尚得言之,叙者不容不知,盖以正 诗天下同心歌咏,故例不言耳。《公刘》三篇言戒成王,戒须有主,不得天下共戒,故特见召康公耳。又诸言姓名爵谥者,皆是王朝公卿大夫。《绵蛮》谓士为微 臣,不言姓名,盖以士位卑微,名不足录也。推此则太子之傅及寺人谭大夫不言姓名,亦为微也。又变风唯《七月》《鸱鸮》言周公所作,其馀皆无作者姓名,亦以 诸侯之大夫位比天子之士官位亦微,故皆无见姓名者也。唯鲁人作颂非常,特详其事,言行父请周史克作颂耳。不然,岂变风十有二国,其诗百有馀篇,作者不知一 人也?〇笺:“家父,字,周大夫”。〇正义曰:卒章传已云:“家父,周大夫。”但不言家父是字。此辨其字,因言其官,所以笺、传重也。知字是大夫者,以 《春秋》之例,天子大夫则称字。桓十五年“天王使家父来求车”,以字见经,文与此同,故知此字亦是大夫也。桓十五年上距幽王之卒七十五岁,此诗不知作之早 晚。若幽王之初,则八十五年矣。韦昭以为平王时作。此言不废作在平、桓之世,而上刺幽王。但古人以父为字,或累世同之。宋大夫有孔父者,其父正考父,其子 木金父,此家氏或父子同字,父未必是一人也。《云汉序》云“仍叔”,笺引桓五年“仍叔之子来聘”。春秋时,赵氏世称孟,智氏世称伯,仍氏或亦世字叔也。自 桓五年,上距宣王之卒七十六岁,若当初年,则百二十年矣。引之以证仍叔是周大夫耳,未必是一人也。《瞻仰》笺亦引隐七年“天王使凡伯来聘”。自隐七年,上 距幽王之卒五十六岁。凡国伯爵为君皆然,亦不知其人之同异也。但知《板》与《瞻仰》俱是凡伯所作,二者必是别人。何则?《板》已言“老夫灌灌,匪我言 耄”,则不得下及幽王时矣。《瞻仰》之笺引《春秋》,亦证凡伯为天子大夫耳。此三文皆年月长远,并应别人,故笺不言,是也。其意不以为一人矣。故《板》不 引《春秋》,至《瞻仰》而引之,及此不引《春秋》,皆注有详略,无义例也。

  节彼南山,维石岩岩。〔传:兴也。节,高峻貌。岩岩,积石貌。笺云:兴者,喻三公之位,人所尊严。〇岩如字,本或作“严”,音同。〕赫赫师尹,民具尔瞻。忧心如惔,不敢戏谈。〔传: 赫赫,显盛貌。师,大师,周之三公也。尹,尹氏,为大师。具,俱。瞻,视。惔,燔也。笺云:此言尹氏,女居三公之位,天下之民俱视女之所为,皆忧心如火灼 烂之矣。又畏女之威,不敢相戏而言语。疾其贪暴,胁下以形辟也。〇赫,许百反。惔,徒蓝反,又音炎,《韩诗》作“炎”,字书作“焱”,《说文》作“{干 火}”字,才廉反,小热也。大音泰。下皆同。燔音烦。胁,许业反,本又作“胁”。〕

  国既卒斩,何用不监!〔传:卒,尽。斩,断。监,视也。笺云:天下之诸侯日相侵伐,其国已尽绝灭,女何用为职不监察之?〇卒,子律反。监,古衔反,注同,《韩诗》云:“领也。”断,都缓反。〕

  【疏】“节彼”至“不监”。〇正义曰:节然高峻者,彼南山也。山既高峻,维石岩岩然,故四方皆远望而见之。以兴赫赫然显盛者,彼太师之尹氏也。尹氏为 太师既显盛,处位尊贵,故下民俱仰汝而瞻之。汝既为天下所瞻,宜当行德以副之。今天下见汝之所为,皆忧心如被火之燔灼然,畏汝之威,不敢相戏而谈语,是失 於具瞻矣。又天下诸侯之国日相侵伐,其国巳尽绝灭矣,汝何用为职而不监察之?国见绝灭,罪汝之由也。然节与岩岩一也,言节先举形之高大,乃言“维石岩 岩”,见其视之貌状。言“民具尔瞻”,虽与“维石岩岩”相对,而岩岩无视汝之文,具瞻少尊严之状,互相发见,故笺云“喻三公之位,人所尊严”,则岩岩然有 瞻之状,因赫赫已有尊之义,而具瞻为下视,所以便而互。《集注》及定本皆作“高严”。〇传:“师,太师”。〇正义曰:《尚书·周官》云“太师、太傅、太 保,兹惟三公”,故知太师,周之三公也。下云“尹氏太师”,是尹氏为太师也。《孝经》注以为冢宰之属者,以此刺其专恣,是三公用事者,明兼冢宰以统群职。 〇笺:“此言”至“刑辟”。〇正义曰:此“民具尔瞻”一句,上与“维石岩岩”相对为兴,又与“忧心如惔”为发端,由瞻见其恶,所以忧心,故知视汝之所为皆 忧心也。“如惔”之字,《说文》作“{干火}”,训为“小爇”也。灼,炙烧也。烂,火熟也。皆火烧之事,故云“如火灼烂之矣”。不敢者,畏辞。既忧复畏, 故言“又畏汝之威,不敢相戏而谈语”也。“疾其贪暴,胁下以刑辟”者,言其有二事也。疾其贪暴,所以忧心。胁下以刑辟,故不敢戏谈。所以不敢者,畏其威 耳。故知不敢,明是“胁下以刑辟”之罪也。不敢戏为刑罪,明所忧者刑罚之威,贪暴可知。〇笺:“天下”至“察之”。〇正义曰:国者,诸侯之辞。卒斩,尽灭 之称。故云“天下诸侯日相侵伐,其国已尽绝灭矣”。汝何用为职者,责之言。汝为三公,更何所主?唯诸侯耳。何以不监察之,而令相伐也?如是,则尹氏又为王 官之伯,分主东西,得专征专杀,故言“何用为职”也。《雨无正》云:“斩伐四国。”笺云:“天下诸侯於是更相侵伐,谓厉王时也。”《沔水》笺云:“诸侯出 兵,妄相侵伐,谓宣王时也。”则诸侯征伐久矣。而《论语》注以为,“平王东迁,诸侯始专征伐”者,幽、厉虽残虐无道,尚能治诸侯,但明不烛下,致使擅相伐 灭,故诗人举以为刺。至於平王微弱,不能禁制,诸侯专行征伐,无所顾忌,故《论语》之注以征伐自诸侯出,从平王为始也。言“卒斩”者,甚言之耳。若实尽 灭,则谁灭之乎?

  节彼南山,有实其猗。〔传:实,满。猗,长也。笺云:猗,倚也。言南山既能高峻,又以草木平满其旁倚之畎谷,使之齐均也。〇猗,於宜反。倚,於绮反。下同。畎,本亦作“甽”,古犬反。〕赫赫师尹,不平谓何!〔笺云:责三公之不均平,不如山之为也。谓何,犹“云何”也。〕天方荐瘥,丧乱弘多。〔传:荐,重。瘥,病。弘,大也。笺云:天气方今又重以疫病,长幼相乱,而死丧甚大多也。〇荐,徂殿反。注及下篇注同。瘥,才何反。重,直用反。下同。疫音役,本又作“疢”,敕觐反。长,张丈反。〕

  民言无嘉,憯莫惩嗟。〔传:憯,曾也。笺云:惩,止也。天下之民皆以灾害相吊唁,无一嘉庆之言,曾无以恩德止之者,嗟乎柰何!〇噆,本或作“憯”,士感反。唁音彦,服虔云:“吊生曰唁。”〕

  【疏】“节彼”至“惩嗟”。〇毛以为,节然而高峻者,彼南山也。既高峻矣,而又满之使平均者,以其草木之长茂也。以兴赫赫然而盛者,彼太师之官也。太 师既尊盛矣,而有益之使平均者,以用众士之智能也。刺尹氏专己,不肯用人,以至於不平。故又责师尹,汝居位为政不平,欲云何乎?以汝不平,天应以灾。下民 非直畏汝刑辟,天气方今又重下以疫病,使民之死丧祸乱甚大多也。由此丧凶,下民之言,无一嘉庆者,皆是相吊之辞。汝尹氏及时在位,曾无以恩德止此丧乱者, 嗟乎,可柰何!既无止之,祸灾未歇,故嗟而闵之。“赫赫师尹”一句,上与“节彼南山”相对为兴,又与下“不平谓何”为发端。言山之能均平,反刺尹氏之不 平。〇郑唯“有实其猗”为异。言“山既高峻,有以草木平满其傍倚之甽谷,使之齐均”,以兴尹氏既为尊显,亦当以政教养育其天下民庶,使之齐均,当如山之所 为为异。馀同。〇传:“猗,长”。〇正义曰:以“绿竹猗猗”是草木长茂之貌,故为长也。王肃云:南山高峻,而有实之使平均者,以其草木之长茂也。师尹尊 显,而有益之使平均者,以用众士之智能。刺今专己,不肯用人,以至於不平也。传意或然。〇笺:“猗倚”至“齐均”。〇正义曰:笺以言“有实其猗”,是猗为 山之所实之处,故以为倚言山傍,而倚近山者也。山傍近山唯甽谷耳,能实甽唯草木也,故知以草木平满其傍之甽谷,使之齐均也。山高以比三公,甽谷以比下民, 言山能以草木实甽谷,反喻三公不能以政教均下民也。草木之生,而云山者,山出云雨,能生草木故也。言平满者,谓山俱以雨露润之,均平而生,皆遍满其中,故 言齐均也。《匠人》注云:“垄中曰甽。

”《说文》云:“甽,小流也。”言水小不能自通,须人甽引之,则甽是垄中小水之名,因此而山谷通水之处亦名为甽。 《禹贡》曰:“羽甽夏翟。”郑注云:“羽山之谷。”是也。定本云“又以草土平满其傍倚之山”,以木为土,恐非。〇传:“荐,重。瘥,病”。〇正义曰:荐与 荐,文异义同。《释言》云:“荐,再也。”再是重之义也。“瘥,病”,《释诂》文。〇笺:“天气”至“大多”。〇正义曰:此丧乱连文,丧者,死亡之名,云 乱则为未死,是疫病也,故云“天气方今又重以疫病,长幼相乱”。言长之与幼,皆得疫病,相交乱不少,因此以致死,故云“死丧甚大多也”。丧与乱相将,由乱 以致丧,故郑分解之。言重者,尹氏既胁下以刑辟,上天又加之灾祸,是重也。〇笺:“天下”至“奈何”。〇正义曰:文承死丧之下,而云“无嘉”,故知“以灾 害相吊唁,无一嘉庆之言”。吊谓吊死,唁谓唁生,故服虔云:“吊生曰唁。”皆是相痛伤之名也。死而相吊,自是其常,而以刺尹氏者,以灾害死丧皆政教所致 焉。以政失而致,则政善亦消,但在位之臣无行善者,故责云:“曾无恩德止之者。”曾无者,广辞。言在位皆然,非独尹氏也。嗟乎者,叹辞。民皆死亡,非徒嗟 叹,故为作者嗟之,无可奈何。

  尹氏大师,维周之氐。秉国之均,四方是维。天子是毗,俾民不迷。〔传:氐,本。均,平。毗,厚 也。笺云:氐,当作桎鎋之桎。毗,辅也。言尹氏作大师之官,为周之桎鎋,持国政之平,维制四方,上辅天子,下教化天下,使民无迷惑之忧。言任至重。〇氐, 丁礼反,徐云:“郑音都履反。”毗,婢尸反,王作埤。埤,厚也。卑,本又作“裨”,同,必尔反,后皆放此。桎,之实反,又丁履反,碍也。本有作手旁至者, 误也。鎋字又作“辖”,胡<月害>反。〕

  不吊昊天,不宜空我师。〔传:吊,至。空,穷也。笺云:至犹善也。不善乎昊天,愬之也。不宜使此人居尊官,困穷我之众民也。〇吊,如字,又丁历反。下同。昊,胡老反。空,苦贡反。注同。愬,苏路反,本亦作“诉”。下同。〕

  【疏】“尹氏”至“我师”。〇毛以为,见天灾及民,故归咎执政,责之云:尹氏汝今为太师之官,维是周之根本之臣,秉持国之正平,居权衡之任,四方之事 是汝之所维制,天子之身是汝之所崇厚。言汝职维持四方,尊崇天子。其尊重如此,施行教化当使下民无迷惑之忧,何为专行虚政,以胁下也?尹氏政既不善,诉之 於天,言尹氏为政,实不善乎,昊天不宜使此人居位,以穷困我天下之众民。〇郑唯氐为桎鎋、毗为辅为异。馀同。〇传:“氐本”至“毗厚”。〇正义曰:毛读从 邸,若四圭为邸,故为本,言是根本之臣也。以毗为毗益,故为厚,亦由辅弼使之厚。义与郑同,但言辅天子於辞为便,故易之。〇笺:“氐当”至“之桎”。〇正 义曰:《孝经·钩命决》云:“孝道者,万世之桎鎋。”《说文》云:“桎,车鎋也。”则桎是鎋之别名耳。以鎋能制车,喻大臣能制国,故以大师之官为周之桎鎋 也。易传者,以天子为周之本,谓臣为本,则於义不允,故易之。

  弗躬弗亲,庶民弗信。弗问弗仕,勿罔君子。〔传:庶民之言不可信,勿罔上而行也。笺云:仕,察也。勿当作“末”。此言王之政不躬而亲之,则恩泽不信於众民矣。不问而察之,则下民末罔其上矣。〇勿,毛如字,郑音末。〕式夷式已,无小人殆。〔传:式,用。夷,平也。用平则己,无以小人之言至於危殆也。笺云:殆,近也。为政当用平正之人,用能纪理其事者,无小人近。〇已,毛音以,郑音纪。近,附近之近,又如字。下同。〕

  琐琐姻亚,则无膴仕。〔传:琐琐,小貌。两婿相谓曰亚。膴,厚也。笺云:婿之父曰姻。琐琐昏姻,妻党之小人,无厚任用之。置之大位,重其禄也。〇琐,素火反,本或作“璅”,非也。璅音早。亚,於嫁反。膴音武。〕

  【疏】“弗躬”至“膴仕”。〇毛以为,尹氏不可任,欲令王亲为政,故责王,言王为政,由不躬为之,不亲行之,故天下庶民之言不可信也。又责下民,言王 为政,虽不监问之,不察理之,必天下之民勿得欺罔其上之君子也。又教王息此民之欺罔,言王但用平正之人为官,则下民欺罔之心用自消止矣。王必须用贤人,无 用小人之言,以至於危殆。言小人不可任用也。又戒之云:非但疏外小人不可用,虽琐琐然昏姻亲亚之小人,则当无得厚任以事,置之大位,重其禄食。言亲而不 贤,亦不可任也。疾时亲党乱政,故戒之。躬与亲,一也;问与察,一也。但累文以丁宁之,言躬亲,明有施为;言问察,明亦躬亲。直以彼不可信,由於不亲,虽 不察问,不得欺罔。各随事而为文耳。〇郑以为,尹氏既不可委任,王若政教不躬,不亲行之,则庶民不信於王之恩泽。以尹氏之虐,谓王所为,故不信也。若民俗 不问,不察观之,则民皆末罔其上之君子。王非直亲须问察,又当用平正之人,用己身亲理政事之人,无得用小人而亲问之。馀同。〇传:“庶民”至“而行”。〇 正义曰:君民之所以相信者,由君亲行政,民亲受教,故得相信也。今王不亲为政,委任小人,施政於民,不以实告,故庶民之言亦不可信也。勿者,禁人之辞。既 言民不可信,因责民之欺罔,故云“勿得罔上而”。行上即经之君子也。〇笺:“勿当”至“上矣”。〇正义曰:笺以此篇主刺仕上,非责民之辞,故知“勿”当为 “末”也。知躬亲为恩泽者,以王身所为而行於众民唯恩泽耳。且上章疾尹氏贪暴以致灾,故知躬亲为恩泽也。易传者,以疾尹氏,使王亲之,明欲令王施政教以及 下,不宜言其不可信也。且言庶民不信於王,其文自明,不当横加不可,故易之。言末罔其上者,谓若不问察,则明不烛下,下之善恶,上所不知。下民知上不知, 则末略欺罔其上而不畏之。言躬亲施其恩泽,问察亦须躬亲,互相明也。〇笺:“殆近”至“人近”。〇正义曰:易传者,以上文欲王躬亲为政,则宜为己身之己, 不宜为已止也。下文戒王勿厚任亲戚,欲令用贤去恶,宜为勿近小人,不当远言小人之行,终至危殆,故易之也。无小人之近,犹言无近小人。〇传:“琐琐”至 “曰亚”。〇正义曰:《释训》云:“琐琐,小也。”舍人曰:“琐琐,计谋褊浅之貌,是小貌也。”“两婿相谓为亚”,《释亲》文。刘熙《释名》云:“两婿相 谓曰亚者,言每一人取姊,一人取妹,相亚次也。又并来女氏,则姊夫在前,妹夫在后,亦相亚也。”〇笺:“婿之”至“其禄”。〇正义曰:“女子子之夫为婿, 婿之父为姻”,《释亲》文。幽王前取申后而黜之,未必用其亲戚。褒姒,褒人所献,未必为亲戚可任。幽王耽淫女色,宠之者盖多女宠,必私多谒请。小人则妇言 是用。姻亚者,或其馀嫔妾之家,不必专是二后之亲也。但据夫而言,妻为正称,故郑总言妻党之小人,其中亦容妾党也。言无厚任之,即置之大位,重其禄,是 也。如此,则幽王厚於昏姻矣。而《角弓》云“兄弟昏姻,无胥远矣”者,以王者志不及远,唯同类相爱,昏姻谄佞者进用,故此戒之;贤德者疏远,故彼刺之。诗 者,志也,各有以发。

  昊天不佣,降此鞠讻。昊天不惠,降此大戾。〔传:佣,均。鞠,盈。讻,讼也。笺云:盈犹多也。 戾,乖也。昊天乎,师氏为政不均,乃下此多讼之俗,又为不和顺之行,乃下此乖争之化。病时民傚为之,愬之於天。〇佣,敕龙反,《韩诗》作“庸”。庸,易 也。鞠,兀六反。讻音凶。戾音丽。行,下孟反。争,争斗之争。下皆同。傚,下教反。〕君子如届,俾民心阕。君子如夷,恶怒是违。〔传:届,极。阕,息。夷,易。违,去也。笺云:届,至也。君子,斥在位者。如行至诚之道,则民鞠讻之心息。如行平易之政,则民乖争之情去。言民之失,由於上可反复也。〇届音戒。阕,苦穴反。易,以豉反。下同。复音服,本又作“覆”,芳服反。〕

  【疏】“昊天”至“是违”。〇正义曰:此又本尹氏之恶诉之,云:昊天乎!即由尹氏为政不均,乃下此多讼之俗。昊天乎!尹氏之行,又不和顺,乃下此大乖 争之化。民之所为,无不皆化於上也。民既化上为恶,亦当化上为善。汝在位君子,如行至诚之道,使民多讼之心息。汝在位君子,如行平易之政,使民恶怒之情 去。言易可反复,何不行化以反之。〇传:“佣,均。鞠,盈”。笺“盈犹”至“於天”。〇正义曰:“佣,均。讻,讼”,《释言》文。“鞠,盈”,《释诂》 文。盈者必多,故笺转之云:“盈犹多也。”由不惠而降戾乖,故知非疾也。在上不均,故下亦不均,至於多狱讼也。在上不顺,故下亦不和,至於乖争也。此皆民 效为之。自上而下,故言降也。狱讼至於公,乖争出於私,二者亦相类。讼则贵无讼,偏恶其多争,则小犹可恕,唯恨其大,故经言“鞠讻”、“大戾”。〇笺: “届至”至“反覆”。〇正义曰:《释诂》云:“届、极,至也。”俱得为至,故笺并训之,不言“极”犹“至”也。此诗虽主疾尹氏为恶,而在位亦然。既言尹氏 伤化败俗,明其欲令在位者反之,故知君子斥在位者。知鞠讻心息者,以文承上经,事相充配,下云恶怒是乖争,故知心息是鞠讻也。言民心不言鞠讻,言恶怒不言 民心,互相明也。为恶乖则已成,可息而去之,是可反复也。

  不吊昊天,乱靡有定。式月斯生,俾民不宁。忧心如酲,谁秉国成?〔传:病酒曰酲。成,平也。笺云:吊,至也。至犹善也。定,止。式,用也。不善乎昊天,天下之乱无肯止之者。用月此生,言月月益甚也。使民不得安,我今忧之,如病酒之酲矣。观此君臣,谁能持国之平乎?言无有也。〇酲者呈。〕

  不自为政,卒劳百姓。〔笺云:卒,终也。昊天不自出政教,则终穷苦百姓。欲使昊天出《图》《书》有所授命,民乃得安。〕

  【疏】“不吊”至“百姓”。〇正义曰:此章笺具,而下二句毛氏无传,则不必如郑欲天出《图》《书》授命也。盖言王身不自为政教,终劳苦我百姓。王肃 云:“言政不由王出也。”〇传:“病酒曰酲”。〇正义曰:《说文》云:“酲,病酒也”。醉而觉,言既醉得觉,而以酒为病,故云病酒也。〇笺:“昊天”至 “得安”。〇正义曰:知责昊天而不自出政教者,四章、五章以君臣之恶诉之天也。又曰“乱靡有定”,言君臣不能定乱也。又曰“谁秉国成”,言君臣不能持国平 也。君臣已言并不能,乃云不自为政,是令昊天之辞。且此章发首云“不吊昊天”,末言“不自为政”,明是欲使天自下为政也,故云“欲使昊天出《图》《书》, 有所授命”也。以王者将兴,天必命之,若汤、武也。《图》《书》者,即《中候》说尧、舜及周公所授《河图》《洛书》是也。彼所授者,非既受乃王,皆先王乃 受之。与此不同者,此所受,若汤得黑鸟,文王得丹书之类,皆先有名箓,故举《图》《书》以言之。王肃以为,“礼,人臣不显谏”。谏犹不显,况欲使天更授 命?诗皆献之於君,以为箴规。包藏祸心,臣子大罪,况公言之乎?王基理之曰:“臣子不显谏者,谓君父失德尚微,先将顺风喻。若乃暴乱,将至危殆,当披露下 情,伏死而谏焉。待风议而已哉!”是以《西伯戡黎》祖伊奔告於王曰:“天已讫我殷命。”古之贤者切谏如此。幽王无道,将灭京周。百姓怨王,欲天有授命。此 文陈下民疾怨之言,曲以感寤,此正与祖伊谏同。皆忠臣殷勤之义,何谓非人臣宜言哉!肃不讥《尚书》祖伊之言,而怪家父邪?

  驾彼四牡,四牡项领。〔传:项,大也。笺云:四牡者,人君所乘驾,今但养大其领,不肯为用。喻大臣自恣,王不能使也。〇为,于伪反,又如字。〕

  我瞻四方,蹙蹙靡所骋!〔传:骋,极也。笺云:蹙蹙,缩小之貌。我视四方土地,日见侵削於夷狄蹙蹙然,虽欲驰骋,无所之也。〇蹙,子六反,王七历反。骋,敕领反。日,而乙反。缩,所六反。〕

  【疏】“驾彼”至“所骋”。〇正义曰:言当所乘驾者,彼四牡也。今四牡但养大其领,不肯为用。以兴王所任使者,彼大臣也。今大臣专己自恣,不为王使 也。臣既自恣,莫肯忧国,故夷狄侵削日更益甚。云:我视四方土地蹙蹙然至侠,令我无所驰骋之地。以臣不任职,致土地侵削,故责之也。〇传:“项,大”。笺 “养大”至“能使”。〇正义曰:以领已是项,文不宜重,故以项为大。笺以为养大其领,申传说也。马虽大项,由人驾驭。言不肯为用者,以马当用之,今养而不 驾,是为自恣也。〇传:“骋,极”。笺“驰骋无所之”。〇正义曰:笺言驰骋无所极至,是与传同,但传文略耳。

  方茂尔恶,相尔矛矣。〔传:茂,勉也。笺云:相,视也。方争讼自勉於恶之时,则视女矛矣。言欲战斗相杀伤矣。〇相,息亮反。注同。矛,亡侯反,戈矛也。〕

  既夷既怿,如相醻矣。〔传:怿,服也。笺云:夷,说也。言大臣之乖争,本无大雠,其已相和顺而说怿,则如宾主饮酒相醻酢也。〇怿音亦。酬,市由反,又作“醻”。说音悦。下同。已音以。酢音昨。〕

  【疏】“方茂”至“醻矣”。〇正义曰:此说大臣无常。言大臣方争讼勉力成汝相与为恶之时,则各自视汝之戈矛,欲用此矛矣,以相杀伤也。既已和悦,既以 怿服,则如宾主之饮酒者相酬酢矣。言相恶既深,和解又疾,皆是无常小人,故使政教乱也。笺“本无大雠”,《集本》云“大辨”。辨是争,义亦得通也。

  昊天不平,我王不宁。不惩其心,覆怨其正。〔传:正,长也。笺云:昊天乎!师尹为政不平,使我王不得安宁。女不惩止女之邪心,而反怨憎其正也。〇覆,芳服反。长,张丈反。邪,似嗟反。〕

  【疏】“昊天”至“其正”。毛以为,尹氏为恶,诉之於天,言:昊天乎!师尹为政不平,致使我王不得安宁。汝师尹不惩止其心,乃反邪僻妄行。故下民皆怨 其君长,由师尹行恶而致民怨也。〇郑唯下句为异。馀同。〇传:“正,长”。〇正义曰:《释诂》文。此传甚略,王肃述之曰:“覆犹背也。师尹不定其心,邪僻 妄行,故下民皆怨其长。”今据为毛说。

  家父作诵,以究王讻。〔传:家父,大夫也。笺云:究,穷也。大夫家父作此诗而为王诵也。以穷极王之政所以致多讼之本意。〇为,于伪反。父音甫。〕

  式讹尔心,以畜万邦。〔笺云:讹,化。畜,养也。〇讹,五戈反。畜,许六反。〕

  【疏】“家父”至“万邦”。〇正义曰:作诗刺王,而自称字者,诗人之情,其道不一。或微加讽谕,或指斥愆咎,或隐匿姓名,或自显官字,期於申写下情,冀上改悟而已。此家父尽忠竭诚,不惮诛罚,故自载字焉。寺人孟子亦此类也。

  《节南山》十章,六章章八句,四章章四句。


  《正月》,大夫刺幽王也。〇正音政。

  正月繁霜,我心忧伤。〔正月,夏之四月。繁,多也。笺云:夏之四月,建巳之月,纯阳用事而霜多,急恒寒若之异,伤害万物,故心为之忧伤。〇繁,扶袁反。夏,胡雅反。下同。巳音似。为,於伪反。〕民之讹言,亦孔之将。〔传:将,大也。笺云:讹,伪也。人以伪言相陷,人使王行酷暴之刑,致此灾异,故言亦甚大也。〇酷,苦毒反。〕

  念我独兮,忧心京京。哀我小心,癙忧以痒。〔传:京京,忧不去也。癙、痒皆病也。笺云:念我独兮者,言我独忧此政也。〇癙音鼠,《字林》癙音恕。痒音羊。〕

  【疏】《正月》十三章,上八章章八句,下五章章六句。〇“正月”至“以痒”。〇正义曰:时大夫贤者,睹天灾以伤政教,故言正阳之月而有繁多之霜,是由 王急酷之异,以致伤害万物,故我心为之忧伤也。有霜由於王急,王急由於讹言,则此民之讹言为害亦甚大矣。害既如此,念我独忧此政兮。忧在於心,京京然不能 去。哀怜我之小心所遇,痛忧此事,以至於身病也。忧之者,以王信讹言,百姓遭害,故所以忧也。〇传:“正月,夏之四月”。〇正义曰:以大夫所忧,则非常霜 之月。若建寅正月,则固有霜矣,不足忧也。昭十七年“夏六月甲戌朔,日有食之”。《左传》曰:“祝史请所用币。平子御之,曰:‘止也。唯正月朔,慝未作, 日有食之,於是乎有伐鼓用币,其馀则否。’太史曰:‘在此月也。’”经书“六月”,传言“正月”,太史谓之“在此月”,是周之六月为正月也。周六月是夏之 四月,故知正月夏之四月也。谓之正月者,以乾用事,正纯阳之月。传称“慝未作”,谓未有阴气,故此笺云“纯阳用事”也。若然,《易·稽览图》云:“正阳 者,从二月至四月,阳气用事时也。”独以为四月者,彼以卦之六爻,至二月大壮用事,阳爻过半,故谓之正阳,与此异也。〇笺:“忧之”至“忧伤”。〇正义 曰:“急恒寒若”,《洪范》咎徵文也。彼注云:“急,促也。若,顺也。五事不得,则咎气而顺之。”言由君急促太酷,致常寒之气来顺之,故多霜也。反常谓之 异。时不当有霜而有霜,是异也。四月之时,草木已大,故言伤害万物也。郑《駮异义》与《洪范五行传》皆云:“非常曰异。害物曰灾。”则此伤害万物宜为灾, 而云异者,灾、异对则别,散则通。故庄二十五年《左传》曰:“凡天灾有币无牲。”彼为日食之异,而言灾也。此以非时而降谓之异,据其害物,又谓之灾。下笺 云“致此灾异”,是义通,故言之异。〇笺:“人以”至“甚大”。〇正义曰:此承繁霜之下,故知甚大,谓以讹言致霜为大也。小人以讹言相陷,王不能察其真 伪,因发大怒而行此酷暴之刑,由此急酷,故天顺以寒气,而使盛夏多霜,是霜由讹言所致也。

  父母生我,胡俾我瘉?不自我先,不自我后。〔传:父母,谓文、武也。我,我天下。瘉,病也。笺云:自,从也。天使父母生我,何故不长遂我,而使我遭此暴虐之政而病。此何不出我之前,居我之后?穷苦之情,苟欲免身。〇瘉音庾。长,张丈反。下正长、伯长、长者皆同。〕好言自口,莠言自口。〔传:莠,丑也。笺云:自,从也。此疾讹言之人。善言从女口出,恶言亦从女口出。女口一耳,善也恶也同出其中,谓其可贱。〇莠,馀九反。〕

  忧心愈愈,是以有侮。〔传:愈愈,忧惧也。笺云:我心忧政如是,是与讹言者殊涂,故用是见侵侮也。〕

  【疏】“父母”至“有侮”。〇毛以为,文、武为民之父母,而令天生我天下之民,今何为不令天长育我,而使我遭此暴虐之政以致病也?又此病我之先,不从 我之后,而今適当我身乎?诉之文、武也。此暴虐之政,由讹言所致,故疾此讹言之人云:有美好之言从汝口出,有丑恶之言亦从汝口出,汝口一耳,而善恶固出其 口,甚可憎贱也。大夫既见王政酷暴,忧心愈愈然,与此讹言者殊涂,为讹言者所疾,是以有此见侵侮於己也。〇郑唯以为诉天、使父母生我、我谓大夫作诗者为 异。馀同。〇传:“父母”至“天下”。〇正义曰:以文、武受命为明王,作万民父母,故《尚书》曰:“天将有立民父母。”谓天子作民父母,民穷则宜告之。又 以父母为文、武也。文、武为天下父母,故“我,我天下”,作者举天下之心为之怨刺,不专为己,故谓天下为我也。〇笺:“天使”至“免身”。〇正义曰:上言 “念我独兮”,因此而告天,是先诉己身,未及论天下也。文、武虽受命之王,年世已。久遇今时之虐政,诉上世之哲王,非人情也,故知诉天,使父母生我也。上 章言王急酷,故此遭暴虐之政而病也。以所原不宜,原免之而已,乃云“不自我先,不自我后”。忠恕者,己所不欲,勿施於人,况以虐政推於先后,非父祖则子 孙,是穷苦之情,苟欲免身。

  忧心惸惸,念我无禄。〔传:惸惸,忧意也。笺云:无禄者,言不得天禄,自伤值今生也。〇惸,本又作“茕”,其营反。一云:“独也。”篇末同。〕民之无辜,并其臣仆。〔传:古者有罪,不入於刑则役之圜土,以为臣仆。笺云:辜,罪也。人之尊卑有十等,仆第九,台第十。言王既刑杀无罪,并及其家之贱者,不止於所罪而已。《书》曰:“越兹丽刑并制。”〇并,必正反,注“并制”同。圜土,音圆。圜土,狱也。〕哀我人斯,于何从禄?〔笺云:斯,此。于,於也。哀乎!今我民人见遇如此,当於何从得天禄,免於是难。〇难,乃旦反。下“之难”同。〕

  瞻乌爰止,于谁之屋?〔传:富人之屋,乌所集也。笺云:视乌集於富人之屋,以言今民亦当求明君而归之。〕

  【疏】“忧心”至“之屋”。〇毛以为,诗人言我忧在於心惸惸然。我所以忧者,念我天下之人无天禄,谓不得明君,遭此虐政也。又言无禄之事。民之无罪辜 者,亦并罪之,以其身为臣仆,言动挂网罗,民不聊生也。哀乎可哀怜者,今我民人见遇如此,於何所从而得天禄乎?是无禄也。此视乌於所止,当止於谁之屋乎? 以兴视我民人所归,亦当归於谁之君乎?乌集於富人之屋以求食,喻民当归於明德之君以求天禄也。言民无所归,以见恶之甚也。〇郑以为,作者言忧心惸惸然,念 我身之无天禄,自伤值今生也。又言无禄之事。民之无辜罪者,身既得罪,并其家之臣仆亦罪之。哀乎!今我天下之民,见遇於此,於何从而得天禄乎?馀同。上章 毛以我为天下,则皆为天下怨辞也。郑以我为己身,念我无禄,自念无禄也。於何从禄,乃言天下皆无禄耳。禄名本出於居官食廪,得禄者是福庆之事,故谓福祐为 禄。虽民无福,亦谓之无禄也。〇传:“古者”至“臣仆”。〇正义曰:此解名罪人为臣仆之意也。古者,据时而道前代之言,正谓作诗时也。古有肉刑,而罪有等 级,重者入於肉刑,轻者役於圆土。谓昼则役之,夜是入圆土。以圆土表罪之轻者也,非在圆土而役。当役之时,为臣仆之事,故号之为臣仆,以表其罪名,非谓恒 名臣仆也。此有罪者当然,今无罪亦令与有罪同役,故言并也。王肃云:“今之王者,好陷入人罪,无辜下至於臣仆。言用刑趣重。”传意当然也。役之圆土,《周 礼》有其事。《大司寇战》曰:“以圆土聚教罢民。凡害人者,置之圆土而施职事焉,以明刑耻之。其能改者,反於中国,不齿三年。”《司圆职》曰:“凡害人 者,弗受冠饰,而加明刑焉,任之以事而收教之。能改者,上罪三年而舍,中罪二年而舍,下罪一年而舍。其不能改而出圆土者杀。虽出,三年不齿。”是不入於 刑,役圆土之事也。虽不入於刑,而罪有轻重。《周礼》分为二等,其已害人者则如此,未害人者则役诸司空。重罪唯一期而已。其坐作之数,具在司寇。此圆土罪 人,罪未定之时,缚於外朝,而与公卿议之。议定,乃从其罪。故《易·坎卦·上六》:“系用徽缠,寘于丛棘,三岁不得,凶。”郑云:“上乘阳,有邪恶之罪, 故缚以徽缠,置於丛棘,而使公卿以下议之。”是也。〇笺:“人之”至“并制”。〇正义曰:笺以言并其臣仆,是身既得罪,复罪及臣仆,故云并也。言人之尊卑 有十等者,昭七年《左传》曰:“人有十等,故王臣公,公臣大夫,大夫臣士,士臣皂,皂臣舆,舆臣隶,隶臣僚,僚臣仆,仆臣台。”是十等。仆第九,台等十。 连言台者,以显仆为贱也。臣亦贱称。僖十七年《左传》:“晋惠公卜,男为人臣,女为人妾。”《孝经》曰:“不敢失於臣妾。”妾是贱者之定名。臣则事人之 称,无定名也,故十等以相次臣,谓得役使者为臣也。并其臣仆,谓其私家之臣,故云:“王既刑杀无罪,乃并及其家之贱者,不止於所罪而已。”无罪,知被刑杀 者尚及其家之贱者,明以重罪加之,故知刑杀也。引“《书》曰”,《吕刑》文也。彼注云:“越,於也。兹,此也。丽,施也。於此施刑,并制其无罪者。则彼苗 民淫虐,杀戮无辜,不但刑有罪,亦并制无罪。”与此并义同,故引之以为证也。易传者,以臣仆非罪人之名,经言并其臣仆,不言以为臣仆,其幽王暴虐,乃杀戮 无辜,岂但不至於罪以为臣仆而已,故易之。

  瞻彼中林,侯薪侯蒸。〔传:中林,林中也。薪、蒸,言似而非。笺云:侯,维也。林中大木之处,而维有薪蒸尔。喻朝廷宜有贤者,而但聚小人。〇蒸,之丞反。处,昌虑反。下“之处”同。朝,直遥反。下皆同。〕民今方殆,视天梦梦。〔传:王者为乱梦梦然。笺云:方,且也。民今且危亡,视王者所为,反梦梦然而乱无统理。安人之意。〇梦,莫红反,乱也。沈莫滕反,《韩诗》云:“恶貌也。”〕既克有定,靡人弗胜。〔胜,乘也。笺云:王既能有所定,尚复事之小者尔。无人而不胜,言凡人所定,皆胜王也。〇胜,毛音升,郑尸证反。复,扶又反。篇末同。〕

  有皇上帝,伊谁云憎?〔传:皇,君也。笺云:伊,读当为繄。繄犹是也。有君上帝者,以情告天也。使王暴虐如是,是憎恶谁乎?欲天指害其所憎而已。〇繄,鸟兮反。恶,乌路反。〕

  【疏】“瞻彼”至“云憎”。〇毛以为,视彼林中,谓其当有大木,而维有薪、维有蒸在林,则似大木而非大木也。以兴视彼朝上,谓其当有贤者,而唯有小 人。此小人之在朝,则似贤人而非贤也。由朝聚小人而无善政令,方且危亡矣。民将危亡,王当安抚之。今视王之所为,反梦梦然而昏乱,无统理安民之意也。王非 徒昏乱,又志在残虐。既谓能有所定者,无事於人,而不欲乘陵之,言所定者皆是陵人之事,为残虐也。王暴如此,以情诉天,云:有君上帝,使王暴虐如此,维谁 憎恶乎?欲天指害之。〇郑以上二句小别,具说在笺;又以“靡人不胜”,谓人皆胜王;又以伊为是为异。馀同。〇传:“薪蒸,言似而非”。〇正义曰:《无羊》 云:“尔牧来思,以薪以蒸。”则薪、蒸,柴樵之名。言视林中生长之木,而言“侯薪侯蒸”者,言於中有为薪蒸之木,见其小也。林者,大木所处,今小木在焉, 似大木而非。喻小人在朝,似贤人而非,故云“言似而非”也。〇传:“王者”至“梦然”。〇正义曰:《释训》云:“梦梦,乱也。”上天无昏乱之事,故知天斥 王也。〇传:“胜,乘”。〇正义曰:此传甚略,王述之云:“王既有所定,皆乘陵人之事,言残虐也。”今据为毛说。孙毓云:“小人好为小善,矜能自臧,以为 大功。其所成就,细碎小事,凡人所胜而过者,反以骄人,是诗所刺幽王也。若乘陵残虐之事,动则有恶,岂得名之为“克有定”乎?笺义为长。

  谓山盖卑,为冈为陵。〔传:在位非君子,乃小人也。笺云:此喻为君子贤者之道,人尚谓之卑,况为凡庸小人之行!〇卑,本又作“痺”,同音婢,又必支反。行,下孟反。〕民之讹言,宁莫之惩。〔笺云:小人在位,曾无欲止众民之为伪言相陷害也。〕召彼故老,讯之占梦。〔传:故老,元老。讯,问也。笺云:君臣在朝,侮慢元老,召之不问政事,但问占梦;不尚道德,而信征祥之甚。〇訅,本又作“讯”,音信。〕

  具曰予圣,谁知乌之雌雄?〔传:君臣俱自谓圣也。笺云:时君臣贤愚適同,如乌雌雄相似,谁能别异之乎?〇别,彼列反。〕

  【疏】“谓山”至“雌雄”。〇正义曰:谓之为山者,人意盍犹以为卑,况为冈为陵乎?今所见非高山,乃冈陵也。以兴行君子之道者,人意尚谓之为浅,况为 小人之行乎?今在位非君子,乃小人也。王既任小人,今民之讹伪之言相陷害者,在位之臣曾无欲以德止之者。既不能施德以止讹言,而爱好鄙碎,而共信征祥;召 彼无老宿旧有德者,但问之占梦之事,言其不尚道德,侮慢长老也。又君臣并不自知,俱曰我身大圣,唯各自矜,而贤愚无别,譬之於乌,谁能知其雌雄者?

  谓天盖高?不敢不局。谓地盖厚?不敢不蹐。维号斯言,有伦有脊。〔传:局,曲也。蹐,累足也。 伦,道。脊,理也。笺云:局蹐者,天高而有雷霆,地厚而有陷沦也。此民疾苦,王政上下皆可畏怖之言也。维民号呼而发此言,皆有道理所以至然者,非徒苟妄为 诬辞。〇局,本又作“跼”,其欲反。脊,井亦反,徐音积,《说文》:“小步也。”维号,音豪,注同。霆音庭,又音挺。沦音伦,又伦峻反。怖,普故反。号 呼,好路反。诬音无。〕

  哀今之人,胡为虺蜴?〔传:蜴,螈也。笺云:虺蜴之性,见人则走。哀哉!今之人何为如是?伤时政也。〇虺,晖鬼反。蜴,星历反,字又作“蜥”。螈音元。〕

  【疏】“谓天”至“虺蜴”。〇正义曰:时人疾苦王政,歌咏其事。作者以其有理,故取而善之。时有人言,谓此上天盖实高矣,而有雷霆击人,不敢不曲其脊 以敬之。以喻己恐触王之忌讳也。谓此下地盖实厚矣,而有陷溺杀人,不敢不累其足以畏之。以喻已恐陷在位之罗网也。言上下可畏如天地然。此人心疾王政,不敢 指斥,假天地以比之。作者善其言,故云:维我号呼而发此言,实有道理。言王政实可畏,此辞非虚也。既上下可畏,民皆避之,故言:哀哉!今之人可故而为虺蜴 也?虺蜴之性,见人则走,民闻王政,莫不逃避,故言为虺蜴也。〇传:“局,曲。蹐,累足”。〇正义曰:天在上,身戴天而曲者,曲身也。足所以履地,故知 “蹐,累足”。《说文》云:“蹐,小步也。”王述之曰:“言天高,己不敢不曲身危行,恐上触忌讳也。地厚,己不敢不累足,惧陷於在位之罗网也。”〇笺: “局蹐”至“陷沦”。〇正义曰:笺以不敢者,畏辞。明有可畏,故言天高而有雷霆,地厚而有陷沦也。沦,没也。谓地震则有陷没者。〇传:“蜴,螈”。〇正义 曰:《释鱼》云:“蝾螈,蜥蜴。蜥蜴,蝘蜓。蝘蜓,守宫也。”李巡曰:“蝾螈,一名蜥蜴。蜥蜴名蝘蜓。蝘蜓名守宫。”孙炎曰:“别四名也。”陆机《疏》 云:“虺蜴,一名蝾螈,水蜴也。或谓之蛇医,如蜥蜴,青绿色,大如指,形状可恶。”如陆意,蜥蜴与螈形状相类,水陆异名耳。

  瞻彼阪田,有菀其特。〔传:言朝廷曾无桀臣。笺云:阪田,崎岖墝埆之处,而有菀然茂特之苗,喻贤者在閒辟隐居之时。〇阪音反,又扶版反。菀音郁,徐又於阮反。崎,起宜反。岖,丘俱反。墝,苦交反。埆,户角反,又苦角反,又音角。閒音闲。辟,婢亦反。〕天之扤我,如不我克。〔传:扤,动也。按:犹折磨。笺云:我,我特苗也。天以风雨动摇我,如将不胜我。谓其迅疾也。〇扤,五忽反,徐又音月。迅音峻。〕彼求我则,如不我得。〔笺云:彼,彼王也。王之始征求我,如恐不得我。言其礼命之繁多。〕

  执我仇仇,亦不我力。〔传:仇仇,犹謷謷也。笺云:王既得我,执留我,其礼待我謷謷然,亦不问我在位之功力。言其有贪贤之名,无用贤之实。〇謷,本又作“{敖心}”,五报反,沈五刀反。〕

  【疏】“瞻彼”至“我力”。〇正义曰:王政所以为民疾苦,由不能用贤。视彼阪田墝埆之地,有菀然其茂特之苗。以兴视彼空谷仄陋之处,有杰然其秀异之 贤。然天之以风雨动摇我特苗,如将不我特苗之能胜。言风雨之迅疾也。以喻被王之以礼命以征召我贤者,如恐不我贤者之能得。言礼命之繁多也。及其得我,则空 执留我,其礼待我謷謷然,亦不问我在位之功力。言小人贵名贱实,不能用贤,故政教所以乱也。〇传:“言朝”至“桀臣”。〇正义曰:毛以诗意取菀苗此贤者。 不举原隰之苗,而言阪田者,反明朝廷曾无英杰之臣。〇传:“仇仇”犹“謷謷”。〇正义曰:以《释训》云:“仇仇、敖敖,傲也。”义同,故犹之。郭璞曰: “皆傲慢贤者。”定本无“犹”字。

  心之忧矣,如或结之。今兹之正,胡然厉矣?〔传:厉,恶也。笺云:兹,此。正,长也。心忧如有结之者,忧今此之君臣何一然为恶如是。〕燎之方扬,宁或灭之?〔传:灭之以水也。笺云:火田为燎。燎之方盛之时,炎炽熛怒,宁有能灭息之者?言无有也。以无有,喻有之者为甚也。〇燎,力诏反,徐力烧反。炽,尺志反。熛,必遥反。〕

  赫赫宗周,褒姒灭之!〔传:宗周,镐京也。褒,国也。姒,姓也。烕,灭也。有褒国之女,幽王惑焉,而以为后。诗人知其必灭周也。〇褒,补毛反。姒音似,郑云“字也”。烕,呼说反,齐人语也。《字林》武劣反。《说文》云:“从火,戌声。火死於戌,阳气至戌而尽。”本或作灭。镐,胡老反。〕

  【疏】“心之”至“之”。〇正义曰:诗人见朝无贤者,言我心之忧矣,如有结之者。言忧不离心,如物之缠结也。所以忧者,今此之君臣,为人之长,何一然 为恶如是矣!言君臣俱恶,无所差别也。君臣恶极,国将灭亡。言燎火方奋扬之时,炎炽熛怒,宁有能灭息之者!以喻宗周方隆盛之时,王业深固,宁有能灭亡之 者!言此二者皆盛,不可灭亡也。然此燎虽炽盛,而水能灭之,则水为甚矣。以兴周国虽盛,终将褒姒灭之,则褒姒恶甚矣。此二文互相发明,见难之而能,所以为 甚也。故传曰:灭之者,以水以反之。於时宗周未灭,诗人明得失之迹,见微知著,以褒姒淫妒,知其必灭周也。

  终其永怀,又窘阴雨。〔传:窘,困也。笺云:窘,仍也。终王之所行,其长可忧伤矣。又将仍忧於阴雨。阴雨喻君有泥陷之难。〇窘,求殒反,《字林》巨畏反。泥,乃计反。〕其车既载,乃弃尔辅。〔传:大车重载,又弃其辅。笺云:以车之载物,喻王之任国事也。弃辅,喻远贤也。〇远,于万反。〕

  载输尔载,“将伯助予!”〔传:将请伯长也。笺云:输,堕也。弃女车辅,则堕女之载,乃请长者见助,以言国危而求贤者,已晚矣。〇尔载,才再反。注及下同。将,七羊反。注皆同。堕,许规反,本又作“墯”,待果反。〕

  【疏】“终其永”至“助予”。〇毛以为,此及下章,皆以商人之载大车展转为喻。言王之为恶,无心变改。若终王之所行,其长可哀伤矣。王行既可哀伤,又 将至於倾危,犹商人涉路,既有疲劳,又将困於阴雨。商人之遇阴雨,则有泥陷之难,王行之至倾危,必有灭亡之忧,故以譬之。商人虑有阴雨,宜用辅以佐车。今 其车既载重矣,乃弃尔之车辅,反令车载溺也。以喻王政虑有倾危,宜用贤以治国。今其既有大政矣,乃弃汝之贤人,反令国政乱也。车既弃辅,又遇阴雨,则隳 败。汝之车载既隳败,然后请长者助我,则晚矣。以喻国既弃贤,又遇倾危,则灭亡汝之国。国家既灭矣,然后求贤人佐己,则亦晚矣。王何不及其未败,用贤自辅 乎?〇郑唯以窘为仍忧於阴雨为异。馀同。〇传:“大车”至“其辅”。〇正义曰:《考工记·车人》为车有大车。郑以为平地载任之车,驾牛车也。《尚书》云: “肇牵车牛,远服贾。”用是大车,驾牛车也。此以商事为喻,而云“既载”,故知是大车也。又为车不言作辅,此云“乃弃尔辅”,则辅是可解脱之物,盖如今人 缚杖於辐以防辅事也。〇笺:“输,堕”。〇正义曰:隐六年,郑人来输平。《公羊传》曰:“输平犹隳成。何言隳成?败其成。”昭四年《左传》曰:“寡君将隳 币焉。”服虔云:“隳,输也。”是训输为隳坏之义,子路将隳三都是也。定本“隳”作“堕”。

  无弃尔辅,员于尔辐。〔传:员,益也。〇员音云。辐,方六反。〕屡顾尔仆,不输尔载。〔笺云:屡,数也。仆,将车者也。顾犹视也,念也。〇娄,力注反,又成“屡”。数音朔。下同。〕

  终逾绝险,曾是不意!〔笺云:女不弃车之辅,数顾女仆,终是用逾度陷绝之险。女不曾以是为意乎?以商事喻治国也。〕

  【疏】“无弃”至“不意”。〇正义曰:此连上章以商事为喻,但反之,教王求贤耳。言此商人载大车,当无弃尔之车辅,益於尔之输转,以喻王之治天下,当 无弃尔之贤佐,益於尔之国事也。商人既不弃辅,又数顾念尔将车之仆,汝能若是,则辅车辐,仆能勤御,则得不隳败尔之车载。以喻王既不弃贤,又善礼遇尔执政 之相,王能如此用贤,益於国家,相能幹职,则得不倾覆尔之王业。商人留辅顾仆之故,终用逾度陷绝之险,汝商人何得曾不以是辅仆为意乎?喻王用贤礼相之故, 终用是得济免祸害之难,汝何得曾不以是贤相为意乎?教王之用贤敬臣也。笺虽不言以仆喻相,但辅益辐以贤益国,则仆将车自然似相执政也。“终逾绝险”,报上 “又窘阴雨”,以阴雨为终久及难之事,故郑以窘为仍。

  鱼在于沼,亦匪克乐。潜虽伏矣,亦孔之炤。〔传:沼,池也。笺云:池鱼之所乐而非能乐,其潜伏於渊,又不足以逃,甚炤炤易见。以喻时贤者在朝廷,道不行无所乐,退而穷处,又无所止也。〇沼,之绍反。乐音洛。注同。炤音灼,之君反。易见,夷豉反,下如字,又贤遍反。〕

  忧心惨惨念,国之为虐。〔传:惨惨,犹戚戚也。〇惨,七感反。戚,千历反。〕

  【疏】“鱼在”至“为虐”。〇正义曰:上章教王求贤,而王不能用,故此章言贤者不得其所。鱼在於沼池之中,为人所惊骇,不得逸游,亦非能有乐。退而潜 处,虽伏於深渊之下,亦甚於炤炤然易见,不足以避网罟之害,莫知所逃也。以兴贤者在於朝廷之上,为时所陷害,不得行道,意非能有乐。退而隐居,虽遁於山林 之中,又其姓名闻彻,不足以遇苛虐之政,莫知所於。己为之忧,而心中惨惨然,念国之为虐也。言王政暴虐贤人困厄,己所以忧也。

  彼有旨酒,又有嘉殽。〔传:言礼物备也。笺云:彼,彼尹氏大师也。〇肴,本又作“殽”,户交反。〕洽比其邻,昏姻孔云〔传:洽,合。邻,近。云,旋也。是言王者不能亲亲以及远。笺云:云犹友也。言尹氏富,独与兄弟相亲友为朋党也。〇比,毗志反。云,本又作“员”,音同。〕

  念我独兮,忧心慇慇。〔传:慇慇然痛也。笺云:此贤者孤特自伤也。〇慇音殷,又於谨反。〕

  【疏】“彼有”至“慇慇”。〇毛以为,言幽王彼有旨酒矣,又有嘉善之殽矣,礼物甚备足矣,唯知以此礼物协和亲比其邻近之左右,与妻党之昏姻甚相与周旋 而已,不能及远人也。王既不能及远人,国家将有危亡,故念我独忧王此政兮,忧心慇慇然痛也。〇郑以为,时权臣奢富,亲戚相党,故言彼尹氏有旨酒,又有嘉 殽,会比其邻近兄弟及昏姻,甚相与亲友为朋党也。彼小人如此,念我无禄而孤独兮,忧心慇慇然孤特自伤耳。〇笺:“彼,彼尹氏大师”。〇正义曰:此与上篇非 一人所作,而以彼为尹氏者,以尹氏官为太师。上篇刺其专政,则幽王之臣奢富朋党者,唯尹氏耳,故知“彼,彼尹氏”也。〇传:“言王”至“及远”。〇正义 曰:传解昏姻相亲,乃是美事,而以为刺者,言幽王唯知亲比邻近昏姻而已,不能以此亲亲之情而及於远人,故王肃云:“言王但以和比其邻近左右与昏姻其亲友而 已,不能亲亲以及远。”

  佌佌彼有屋,蔌蔌方有穀。〔传:佌佌,小也。蔌蔌,陋也。笺云:穀,禄也。此言小人富,而窭陋将贵也。〇佌音此,《说文》作“{亻囟}”,音徙。蔌音速。“方穀”本或作“方有穀”,非也。窭,其矩反,一音虑。〕民今之无禄,天夭是椓。〔传:君夭之,在位椓之。笺云:民於今而无禄者,天以荐瘥夭杀之,是王者之政又复椓破之。言遇害甚也。〇夭,於兆反,又於遥反,灾也。椓,陟角反。〕

  哿矣富人,哀此惸独!〔传:哿,可。独,单也。笺云:此言王政如是,富人已可惸独将困也。〇哿,哥我反。〕

  【疏】“佌佌”至“惸独”。〇毛以为,佌佌然之小人,彼已有室屋之富矣,其蔌蔌窭陋者方有爵禄之贵矣,王者厚敛重赋,宠贵小人,故使得如此也。哀此下 民,今日之无天禄,而王夭害之,在位又椓谮之,是其困之甚也。王政如此,虽天下普遭其害可矣,富人犹有财货以供之。哀哉!此单独之民,穷而无告,为上夭 椓,将致困病,故甚可哀也。〇郑唯“天夭是椓”为异。馀同。〇传:“君夭之,在位椓之”。〇正义曰:毛以天斥王者,故为君夭之。夭既为君,故椓为在位也。 〇笺:“民以”至“害甚”。〇正义曰:笺以夭是蒙杀之辞,宜天之所为,故云天以荐瘥夭杀之。夭既为天,则椓为王者,故云王者又椓破之。谓农时而役,厚敛其 财,人以财尽,犹椓使破坏然。椓如椓杙之椓,谓打之也。

  《正月》十三章,八章章八句,五章章六句。
相关推荐
热点栏目
推荐阅读
“求知”,要“求”什么样 “求知”,要“求”什么样

“求知”,要“求”什么样的“知”“求知”,要“求...

“文殊兰”的生命精神 “文殊兰”的生命精神

“文殊兰”的生命精神文殊兰一次,在台北,晨起较...

“无我”是一种心态吗?能 “无我”是一种心态吗?能

居士:“无我”是一种心态吗?有时当什么事都一起...

“格瓦斯”与不饮酒戒 “格瓦斯”与不饮酒戒

“格瓦斯”与不饮酒戒 《净土》杂志 文/圣福炎炎夏...

揭秘古代女子检验贞操的全 揭秘古代女子检验贞操的全

揭秘古代女子检验贞操的全过程在古代社会,女子要...

最新文章
1983年4月16日出生的人五行缺 1983年4月16日出生的人五行缺

1983年4月16日出生的人五行缺什么?公历1983年4月16日...

1983年4月11日出生的人五行缺 1983年4月11日出生的人五行缺

1983年4月11日出生的人五行缺什么?公历1983年4月11日...

1983年4月13日出生的人五行缺 1983年4月13日出生的人五行缺

1983年4月13日出生的人五行缺什么?公历1983年4月13日...

1983年3月6日出生的人五行缺 1983年3月6日出生的人五行缺

1983年3月6日出生的人五行缺什么?公历1983年3月6日出...

1983年3月30日出生的人五行缺 1983年3月30日出生的人五行缺

1983年3月30日出生的人五行缺什么?公历1983年3月30日...

1983年4月15日出生的人五行缺 1983年4月15日出生的人五行缺

1983年4月15日出生的人五行缺什么?公历1983年4月15日...

1983年4月17日出生的人五行缺 1983年4月17日出生的人五行缺

1983年4月17日出生的人五行缺什么?公历1983年4月17日...

1983年3月28日出生的人五行缺 1983年3月28日出生的人五行缺

1983年3月28日出生的人五行缺什么?公历1983年3月28日...

1983年3月7日出生的人五行缺 1983年3月7日出生的人五行缺

1983年3月7日出生的人五行缺什么?公历1983年3月7日出...

1983年3月5日出生的人五行缺 1983年3月5日出生的人五行缺

1983年3月5日出生的人五行缺什么?公历1983年3月5日出...

手机版 网站地图